中國網絡日報網

往事追憶:浙大那年的正月初三

來源:中國新聞網 發布時間:2023-01-24 分享按鈕

作者:讷建宏

昨日的《往事追憶》一出,不少校友和兄弟姐妹們都微信微我,要我寫續。恭敬不如從命,寫吧。那年在浙江大學七舍住宿,也是最後的晚餐,不久我們材料系便搬家了,搬到離浙大三食堂更近的第十宿舍了。

“今晚的月真好看,如一灣清池,伴大漠孤煙;又似一道彎牙,挂江南柳梢。”我的日記中寫道。“今天是二月七日,他的十八歲生日快到了,請你别忘了拍個電報祝賀他生日快樂。”,,,,,,

看着我當年的日記,追憶如一幅幅畫面,又漸漸的展現在我的眼簾,那天的故事又穿越時空,清晰的落在了南樓台的上空,是那麼點點滴滴的亮了起來,之後朝霞漫天,春意如看不見卻感觸的無處不在。

“讷建宏同學,起來了嗎?”浙大七舍3044的房門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一聽是同學張乘波的聲音,馬上想起今天要去他家吃中午飯,遂猛的掀開被子,迅速的套上毛衣、毛褲,蹦到門口,開門讓他走進來了。

乘波同學倚在門口,頭一次皮笑肉不笑的問:“讷建宏,你幹的好事。”我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一下有點懵。幹脆不理他,麻利的換上已準備好的舊軍裝,拿起牙刷牙膏和牙缸,推開他,上了洗涮間,二三分鐘清潔完畢,便回到寝室,掃一眼已經坐在我對面床上的他,問道:“我們不是約好今天十一點去你家嗎?現在才十點十分,這麼早就去你家吃飯,幹嘛呢?”我冷靜的味道。“你小子,幸虧我來的早,否則你會後果很嚴重。”“什麼意思,我乍沒有聽懂?”“快走吧,下了樓你就知道啦,今天我不請你吃飯了,你得請我!必須請。我先下去了,你這個屋也不收拾收拾,亂哄哄的,還臭哄哄的。”哐當一聲門響,這小子轉眼之間消失在我眼前。

我趕緊把桌子上的金屬學、斷裂力學、物理化學等書,還有一大堆筆記收拾整理好,放到原地,又把一大堆草稿紙,收拾進垃圾桶。下意識的打開窗戶和房門,通通空氣。又三下五除二的清掃了一下寝室,之後,對窗下喊道:“張乘波,你上來吧,臭襪子味沒啦。”

隔了半晌,沒人答複。我心裡嘀咕,張乘波今兒個犯啥混呢?去他家吃飯,又不去他家吃飯,什麼貓膩?但也顧不上想許多了,從樟木箱底抽出一張十元鈔票,摸摸華達呢大衣内蔸,還有幾個銅闆,覺得今天請客吃飯,去少年宮溜冰都夠了。然後,梳了梳頭,整了整裝,披上藏青色的呢大衣,穿上三節頭皮鞋,便下樓了。心想,你小子詐唬我,我今天就得裝點帥,萬一去你家,再别讓你那兩個妹妹,說我“不修邊幅(窩窩囊囊)”!我心情愉快的下了樓,沒有見到張的人影,也不在乎。走到自行車棚,推出我的“飛鴿”,哼着“草長莺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很快便到了校大門口。

“建宏同學,找什麼呢?我們在這吃馄饨呢”,我循着張的聲音走到小賣鋪門,對老闆娘說了句:“我要一碗片兒川,馄饨的錢,我一起付。”便朝張的座位走了過去。當我剛坐下一刹那間,一種熟而陌生的麗人聲音在耳邊輕輕繞飛:“師兄,您早。”我心裡一震,如唐山地震般驚訝,我望着張的那張似笑非笑,笑裡藏刀的臉,立刻捕捉到了他那“殺人不見血”的笑意!我立刻明白了,為什麼他改變主意,為什麼他裝聽不見我的叫喚,為什麼是他,就是他,碰到了昨天顔如玉的她啊!

我和張畢竟是扛過槍、下過鄉的青年人,四目相對,立刻平抑了各自的内心怒吼。客道的好話,各自飛述。“建宏兄,知道為什麼要請我了吧。今天真的是無巧不成書啊。我騎車路過校門要找你說那事,碰上你的老鄉加學妹,要找你。門崗不讓,她竟然說是,是你的女朋友。老實說吧,大學二年半同窗,沒聽過你有這麼個美麗動人的女朋友,現在看,你真的是金屋藏嬌,藏的很深呐。但你别忘了哈,學校禁止談戀愛!”張乘波一本正經的言道。“呵呵,先吃,先吃。吃飽了再說,吃飽了再說。服務員,給我加兩茶蛋。”“唉,你們倆要雞蛋嗎?茶蛋or煎蛋?”,,,,,,

吃飽喝足了,我們仨人出門,來到了路上的一棵老柳樹下,美女沒吱聲低着頭紅着臉,像一朵彎腰的紅玫瑰,低調仍不失荊刺。乘波同學說:“人家說和你是朋友關系,想借你的自行車一用,行不。讷兄倘若不行,我把我的鳳凰借給她。”我心想,你真的會做好人,倒是讓我騎虎難下。“為什麼要借車?”我不動聲色的看着張,轉移話題問道。“我和我同學想騎車去玩,她在杭大門口說好了十點四十五分見。那帥哥是我同學的那個。借還是不借,你就說句話。”撓人又煩人的聲音,輕響。我盯着張乘波的臉,把自行車往她手上一送:“晚上六點在此地還我。我和我同學一起在這等你。有話與你說。”話畢,便要轉身就走,清脆銀玲的聲音頓起:“等等,這信封給你的。晚上不見不散。”

我們望着她遠去的倩影,還有那頂紅色的小禮帽,那身素色插花的布衣,還有那長長的藍色棉衣裙,以及那紅帽子下方瀑布般飄空的黑發,連同那飒爽英姿般的身段,一起消失在空曠的田園裡,消失在黃龍洞上的炊煙裡!“你,相信她?”乘波質疑的問我。“信不信,你看這信。”“你不看,先給我看?”“君子坦蕩蕩,小人常凄凄。”我和同學張,一問一答的來到了3044宿舍。“信中就兩張紙,一張借條下,有她的聯系方式,另一張是一些不完整的聯對。什麼水車車水,水随車,車停水止;水底月天上月;閉門推出窗前月;天上明月千載共;等等。這個美女真的是你女朋友?怎麼說,我也不信啊!說吧,你們之間乍回事?”張乘波質問我,道。

“你喜歡對對聯嗎?乘波。”“不喜歡!如果是和美女對,倒也願意學且奉陪。”“我就喜歡你的直爽。乘波同學。”我坐下來了,坦白道。又起身推開窗,深吸一口新鮮的清涼空氣,意味猶長的道:“對對聯,不僅僅是尋找愛情!就像我們考入大學刻苦習讀一樣,是為了祖國的崛起呀。”說到這,我腦海裡浮響起了周總理那句名言“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心海,漸漸的在“為中華崛起而讀書”春風拂徐下,慢慢的波動起伏了!“乘波,你了解水嗎?”“讷建宏,你今天怎麼啦,神神秘秘的。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背向着張同學,深情的說:“師雲,人若如水,則至高思遠!水及低則有容,水至高則有勢。水靜,則自律清,水動,則奔騰急。水有心所向,可池水映月,可海彙百川。可潤澤萬物、滋養生命!水,通達八方,融貫天地,寒則生冰,火則升華成雲雨。而水化雨能傾灑九州,水成雪能淨赤縣大地!水,入地而思噴湧;水,在天則形漂雲。水,博大不拒溪流;水,卑微充滿靈性啊!如水之人,坦蕩而敝懷,如水之人,以天下為己任。你說,她是我的女朋友嗎?”“說的好!讷建宏。水,千迴百轉,曆經磨難,擋不住他的方向,東流大海。”張乘波補充道:“以此看,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哈哈,知我者,乘波也。我,今天送你一首擡頭詩吧,請收下:張弓滿弦西北望,乘風箭指九雲霄。波光一閃快如電,牛刀小試射天狼。“好詩,出口成章啊,讷建宏。你把我的那點心思也點到為止啦。”乘波同學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頭,縷了縷發絲。“哈哈哈,我昨晚上夢到蘇老前輩當年在密州出獵,搭弓箭穿匈奴的樣子啦,突發奇想,拙作亂造的,乘波,你别去張揚哈。”我低調的解釋說。“你畢業打算去新疆?你去,我陪你去!”乘波同學話中有話的說。“毛秋明同學的家鄉在蘭州,他那,我早想去,經常聽父輩說西路軍的悲壯史。畢業後,計劃去秋明同學那裡看看。”“不去見史美女?讷兄,這個未來的史大夫可不簡單啰!”他說到“她”的語氣和眼神,讓我忽的轉過身來,問:“你了解她?”“許你了解,就不許我了解?”“那到不是,隻是有點好奇。說說看,乘波。”張乘波一雙睿智的眼睛盯着我,我一瞅就知道,我不說,他肯定不說。“好吧,我坦誠的告白!”“我和她才認識不到二十四小時!對對聯對上的小老鄉,認了個學妺。”“你,你小子,什麼意思?别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實話實說,我的那位她,必須與海有緣!史美女,與海無緣,不是符合我條件的那個。而且,我昨天正面照她,今天觀其背影,其壽不長,正所謂紅顔薄命。噢,這事,你千萬不能說給她知曉,天意不可漏。”“啊,你又看出來了?你說我四十五歲後命中有大難,準嗎?鬼才相信呢。”我默默地望着我這位同學,心中五谷雜陳,難以言表,故無言以對!(2002年後,再也沒有見過張乘波,此文也算是悼念了)。

“信不信,由你。乘波,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這話你認為完美嗎?我總覺得,人鬥不過自然。古人雲,人應有敬畏之心,對!敬畏什麼呢?我認為,上敬先輩英烈之魂,下敬自然萬物之靈。我幾次登飛來峰,拜靈隐寺後,感悟自然真的是可畏可敬呐。就如我說的自然之水一樣,我們不應該敬畏水嗎?”我轉換話語,引題深入道。“敬畏先輩在天之魂,敬畏自然萬物之靈。我覺得有道理。哎,讷兄,你的話突然讓我感覺,史在躲避什麼,又像在畏懼什麼似的?”乘波之問,不無道理。“不是躲避,準确的說,應該是逃避婚姻,畏懼一種勢力。”我坦淡道。“畏懼一種勢力?這麼說,我不相信,這麼短的時間,你看的這麼透?她究竟畏懼什麼?”張乘波像問我,又像自問的言語。我看看時間,要去吃午飯了,下午還要去圖書館看書。遂幹脆把迷底揭穿:“畏懼什麼?畏懼可怕的卻是她自己不能抗拒的封建包辦婚姻的舊勢力!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嗎?”久久,張乘波的臉色青而白,白而青之後又泛紅的變異往來,看我的眼神,就像今天的大夫看新冠病毒變異似的,一會兒看透好像了,一會兒卻又令人失望了!

“走吧,别這麼看着我啦,答應你了,中午我請客,說,吃什麼飯。上解放路,還是三食堂?有什麼疑惑,邊走邊問。别問太多,我還要對史某人的上聯呢。”我倆很快的又出校門,登上了去解放路的11路公交車,車上人不多。在車上,我悄悄的把判斷的事實依據告訴他了。“老讷呀,老讷,你是真牛!說的對,如果不是逃避婚姻,她不會單身來杭州,不會見你第一次就吐露她的芳齡。她也不會剛認識你,就迫不及待的要你的聯系方式,並把她的聯系方式這麼快給你。你和她還會有故事!”“她二十一了,屬鼠。她的愛人我判斷是父母包辦的,但是她沒有看好對方,故憑着自己的才華考入上海軍醫大,本想擺拖家庭的包辦婚姻勢力範圍,曆經兩年了還沒有成功,便想尋力借力,共同突出圍城!她,趁寒假攜友來遊西湖,表象是觀光旅遊,其實是騙她父母,為了尋找她的力!一旦找到,共同抗擊她父母!乘波,我這麼說,andyou?所以呢,我明确告你,我和她不會有你想象的故事,因為我也在突圍?突圍,你懂嗎?我,現在真的是羨慕皮定鈞将軍的中原突圍啊,更敬佩毛主席四渡赤水之突圍神筆!”誰知我的話音剛落,“到站了,到站了”的脆聲響起,我們倆便大步去了解放路上的奎元館,花了二元錢(日記沒有記吃什麼,今天也想不起來)之後,我們又去了白堤,穿過斷橋殘雪,便是平湖秋月。我站在斷橋殘雪的景點上,舉目眺望初春下的西湖和孤山,很快捕捉到了去冬的韻味。西子湖面,寒光澹波,煙霧蒙蒙,西湖就像披着一副面紗的美少女,亭亭玉立伫立在初春的寒風中。遠處孤山的梅花,迎寒怒放,繁花簇擁,層層疊疊,雲蒸霞蔚,如霞光耀眼,多麼火熱的青春氣息撲面而來呀,東風輕輕吹過,滿身梅馨香繞!

“斷橋無殘雪,春意柳枝梢”,甩下一句感言,我便與張乘波大步向平湖秋月邁去。故地重遊,我又把昨天的故事複述了一遍給張乘波聽。然後琢磨着美女的對聯背後的起因和故事。說實在的,這四副上聯都不難,我已經在腹中填好下聯。“風扇扇風,風出扇,扇動風出”可對“水車車水,水随車,車停水止。”而“水底月為天上月”,不是正對“心上人為意中人”嗎?這說明小史定是有了意中人!而“閉門推出窗前月”,可對“投石擊破水天”,難道小史是投石問路?我能幫其什麼?最後一上聯“天上明月千載共”,出自蘇東坡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所以下聯應不離“但願人長久,千裡共婵娟”之本意,那麼應對“人間愛情萬年長”。乘波同學見我沉思不語的樣子,問我:“想她了?”“是,想她的對聯背後的故事是什麼。”“找到根因了?”“找到點蛛絲馬迹,真相還得史某人自我揭曉。你相信自古紅顔多薄命嗎?”我長長的吐了吐心中的憂思,反問他:“乘波,這個世界上,我們多無知啊!我們要學習的知識是X,我們要認識社會是Y,而當時間趨向于無窮大,人的生命趨向于零的時候,我們的求索是什麼呢?”乘波同學愣愣的看着我,同時上下打量着我,突然間冒泡說:“你這身打扮是為了見誰?”我本意其實去見他的家人,但突然的變故,現在讓我自己也說不清楚了。我發散思維的去拓展空間、拓展空間,我大聲問自己,活着,為了誰?奮鬥,為了誰?“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們求是學子這一生,不是為了民族的複興,為了祖國的強盛,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嗎?

然而,我沒有把想法表露出來。笑哈哈地把我的下聯說了出來,張乘波聽後,也連連點頭。我們倆回到寝室,又聊了聊《星球大戰》影片的機器人,期間我把對上的下聯工整的寫在B5信紙上。晚上不到五點半,史幽蘭提前而來,自行車還給了我,我把對聯答案交給了史,她竟然看也不看!之後,她還非要請我倆再去平湖秋月喝茶賞月,並告訴我們說,她的心結已經基本解開,今天晚上,不談對聯,隻品茗論月。那時候,我才知道,新年的正月初三還是賞月拜月的日子,更何況當天是史美女邀請我倆去平湖秋月,賞月!所以,我毫不猶豫的跟去了,不過把帶小史去的任務交給了乘波同學。現在,仍記得那晚的月芽的确很美!那輪倒映在西湖水中的明月,銀光波瀾不驚,天上的彎月懸在天空,似眉目俯瞰大地山川,無聲的把夜的美灑向了人間,那輪月芽既清晰晶瑩又憂傷愁感。遺憾的是,品茗論月的過程沒有記載了,但她那橫看成嶺側成峰的優美身材,還有那與衆不同的爽朗笑聲,依稀還記得起來,随時光流轉而不衰!(讷建宏:原創癸卯年正月初三暨公元2023.01.24,15:49分)

責任編輯:李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