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日報網

釋心坤大師:書法藝術

來源:中國新聞網 發布時間:2022-10-27 分享按鈕

釋心坤簡介:

法名:釋心坤,字常一。

釋心坤大師曾任:

北京市延慶區澤潤寺地藏寺知客;

江西雲居山真如寺 書記;

湖南省郴州市南禅寺 監院、首座;

浙江省洞頭中普陀寺 監院、堂主;

莆田市白雲觀音禅寺書法院院長;

白雲觀音禅寺(意拳)健康輔導站站長。

釋心坤大師曾俗任:

中國榜書書法家協會 會員;

北京分會副主席禅意書法委員會 會長;

中國武術協會 武術六級;

大成拳(意拳)第四代傳人。

白雲寺故事與傳奇

白雲寺,原名白雲院,最初叫白重院,坐落在莆田市新度鎮下坂村壺公山西側山坳裡,距莆田城中心僅八公裡。據方志記載:“南朝梁、陳之世,佛教己傳入莆田。僅僅壺山八面,随唐之時,便有“十八院三十六岩”之數,“白重院”就是其中之一,創建于隨大業間(605一618年)。

唐時,白重院風光别緻,環境清幽,素以清淨莊嚴著稱,深受郡中詩人墨客仰慕。院乃龜山寺開山祖師無了幼年出家的祖寺。佛教《大藏經》裡禅宗多部“燈錄”刻載:“無了祖師七歲時,其父帶他到白重院參加佛誕法會,無了“視之如家”,其父“因而舍家”留在院中,依院主為童子,至十八歲時,披剃出家。童子是住在院中學習法儀,等待剃度的兒童。龜山寺前輩衆亦有類似傳說。四十年後,唐武宗滅佛廢寺時被毀。不久,無了祖師相繼興複龜山與靈岩(今廣化寺)兩座大刹,山下善信敦請無了禅師重建“白重祖寺”,他因年事已高,派遣門下弟子卓錫于斯重建并管理香火。方志記載,石窦祖師卓錫在白雲院清修二十多年,曾經作一首偈雲:我本江邊一釣翁,無文無字無神通。有人問我西來意,日向西沉月向東!

後來示寂,茶毗火化,獲得碎身舍利一百多粒,“晶瑩如綠玉”。其高足弟子超證,字禅源,道行清高,馳名遐迩,住在此院亦二十年不下山。一日,遍訪山下夙善舊友,回山之後三日便就安詳示寂。龜山前輩僧徒卻相傳,宋初有遊方僧人,應壺公山麓檀信請求,重建白雲院。由于主持重建的僧人,不是龜山法系,因而改名“白雲院”。

《莆田縣志》卷四記載,南宋恭宗德佑二年(1276)初,元兵進犯臨安(今浙江杭州)。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諸大臣擁主入閩,冀圖匡複。五月,益王即位于福州,帝号端宗,改元景炎,加封皇弟為衛王(後稱帝,年号祥興),複以莆田籍狀元陳文龍為參知政事。十一月,元兵直逼福州,文天祥、陸秀夫、陳文龍、張世傑諸大臣,以“生為宋臣,死為宋鬼”的民族英雄氣概,率大軍護端宗,衛王由水陸兩路遷都興化。大軍由陸路進軍,駐紮興化府東埔、西埔、南埔、北埔:帥府設在笏石鳳山寺。宋室少主同楊太後、衛王及文武百官僚佐和宮女,由福州乘船抵莆田埭頭半島的汀港登岸,經埭頭、東峤、笏石、壺公山麓至興化城。二帝駐跸白雲院為行宮,在參政政事陳文龍率興化軍民齊心護駕下,與衆文武日夜運籌抗元大計。後因雙方力量懸殊,文天祥被俘,解往杭州,作“正氣歌”,堅貞不屈,慷慨就義。

秀夫背負少帝同楊太後、張世傑投海殉國。十萬軍民于崖山玉碎。而陳文龍堅守興化,獲囊山大捷,後因部屬叛将開城降元被捕,絕食報國。護駕大将黃铨(江西吉水人)和葛公,因離散留莆,聞帝駕崩,痛不欲生,黃公在善鄉山投井自盡,葛公在角頭山頭觸墓碑而亡。周圍群衆感其忠義,分别就地興建“名山宮”和“壺山宮”奉祀,稱為黃帥爺和葛帥爺。明代,朱元璋皇封陳文龍為福州城隍,其叔陳瓒(抗元殉國)為興化府城隍,曆代香火不絕。

傳說南宋大臣陸秀夫曾于白雲院題有一首絕句:松花冉冉點蒼苔,屋角梧桐次第開:人倚欄杆猶未去,一雙白鶴破山來。後人将此詩勒石于白雲岩上留念。民間還流傳當時南宋末帝夜宿院中右廂僧房,後來該房長期沒有蚊子,地也不曾潮濕。二帝飲用寺後溪澗泉水,清甜爽口,稱為“佛水”(泉井還在),寺前原放生池“涵頂“,長有無尾田螺和不結莢黃豆、綠豆等奇迹。這些雖是古老傳說,卻可說明當時的白雲院(寺)勝景及對民族英雄敬仰情深。如今,寺院也逐漸複原當年勝景,努為成就以寺院(禅)為主體,打造以延生、禅修、民俗、文化為一體具有佛教特色的壺山“森林文化公園”。

責任編輯:李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