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日報網

一央企老總自學法律書籍打官司赢了,當地追責已調查一年半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6-22 分享按鈕

一家中央企業三級公司的副董事長,為了把企業做實做強,在融資的過程中遭遇當地圍獵,被一審法院以“合同詐騙罪”重判14年7個月(頂格刑期15年)有期徒刑。他被非法羁押期間通過自學法律書籍成功為自己無罪辯護,于非法羁押的第895天被當庭無罪釋放,并獲得38萬餘元國家賠償。該案例以其代表性成為錄入中國政法大學2021年法典級全國教材《罪名刑法學》的唯一案例分析。

與央企合作成立三級公司後引狼入室

事情還得從八年前的2014年說起,曾在央企做過多年高管的中共黨員任紹亭,彼時憑着敏銳的經營嗅覺發現生物燃氣産業将成為未來新興能源市場的風口。當年4月15日,躊躇滿志的任紹亭成立了注冊資金1000萬元的衡水本通源商貿有限公司(簡稱本通源公司)。2015年6月4日,中廣核節能産業發展有限公司(簡稱中廣核節能公司)增資1040.82萬元,與本通源公司共同成立規劃投資十億元的中廣核生物燃氣河北有限公司(簡稱中廣核河北公司),中廣核節能公司持股51%,本通源公司持股49%。2016年4月中旬,任紹亭由中廣核河北公司總經理轉任專職副董事長。當時國家對能起到生物質天然氣的新能源開發、變廢為寶循環經濟、節能減排、改良土壤、利農惠農且能保證全民食品安全、國家倡導配以央企挂帥為龍頭、全國示範作用的河北公司項目寄予厚望,并給予4500萬元現金的國家補貼獎勵。

中廣核河北公司成立後,任紹亭在以審計評估2858萬元加油站實物質押出資1000萬元後的再次籌資過程中,經時任開發區招商局馬局長介紹認識了時任景縣人民檢察院金檢察長和孫繼光,孫繼光于8月15日當天對衡水本通源商貿有限公司投資1500萬元、持股49%,大家對合作前景充滿了期待。

然而,僅僅74天之後的10月28日,孫繼光即以任紹亭詐騙其股本金對警方報案,被衡水市桃城區法院一審頂格重判有期徒刑14年7個月。之後任紹亭連續解約九個律師,通過自學法律書籍,以自己所書的《上訴狀》,二審開庭時自行出庭舌戰對方律師,成功為自己無罪辯護,于2019年4月18日的庭審現場被當庭無罪釋放,獲得38萬餘元國家賠償,并實名舉報了涉嫌誣陷犯罪人員。

2020年6月1日馬局長因被人舉報,查出存在其他罪行被判三年有期徒刑;金檢察長2020年12月11日則被衡水市紀委給予黨内嚴重警告處分,理由是未充分考慮公職人員的身份和職務影響,未充分考慮自身行為可能産生的後果,違規幹預和插手市場經濟活動,緻使企業産生刑事和民事訴訟,在網絡上造成負面影響。

據任紹亭向記者介紹,“2016年8月15日,我代表本通源公司(乙方)與孫繼光(甲方)簽訂了一份投資協議書,又在前述的馬宏和金濤見證下,雙方約定:甲方當日注入乙方1500萬元作為股東出資;甲方成為乙方股東,占有乙方49%股份,乙方應于協議簽訂之日起五日内向工商登記機關辦理更改登記,逾期不辦理,不影響甲方成為乙方股東;執行協議未盡事宜協商不成,應向甲方所在地法院提起訴訟。”

協議簽訂當日,孫繼光将本該轉給任紹亭個人的1500萬元股權轉讓金(媒體《鳳凰周刊》2021.8.12日報道包含金濤妻子320萬元現金),違法打入本通源公司對公賬戶,為以後誣陷任紹亭涉嫌詐騙、挪用資金罪埋下了伏筆,疏于防範的任紹亭不知其中有詐,随即将其中的1000萬元轉入中廣核河北公司用于協議增資,将其中的492萬元轉入其個人賬戶,用于支付實物質押出資的加油站建設費用。

“2016年10月15日和16日,我主動聯系金檢察長,溝通為孫繼光變更股權事宜,金一直未予答複,相關微信證據在卷宗和終審判決書裡都有。孫繼光卻于2016年10月28日到公安機關以任紹亭涉嫌詐騙罪報案,但孫繼光和公安辦案人員卻均未在控告狀、報警登記表、受案登記表上簽名。

2016年11月4日,我出于把事情說清楚的想法,主動到公安機關說明情況,被刑拘。”任紹亭說。

一審被判14年7個月,二審被判無罪釋放

2018年4月16日,衡水市桃城區法院裁定的【(2017)冀1102刑初649号】刑事判決書顯示:被告人任紹亭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以虛構事實、隐瞞真相的手段騙取他人财物,數額特别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以詐騙被害人孫繼光1500萬元為由構成合同詐騙罪,一審判處14年7個月有期徒刑,并退還孫繼光的投資股本金及孽息。

作為被告人任紹亭不服原審判決于三日後的2018年4月19日提出上訴,并先後委托九位律師又先後辭退,在衡水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5日開庭的二審庭審中自己為自己辯護,當庭發現并指出了卷宗中隻有衡水市檢察院出庭檢察員提交并經庭審質證核實的孫繼光的詢問筆錄、衡水市公安局經濟開發區分局的案件情況說明,《控訴狀》中竟然沒有控訴人孫繼光的簽名,也沒有辦案人員在《報警登記表》、《受案登記表》簽名的程序違法事實和證據。此程序違法的事實已被當庭庭審視頻、錄音、筆錄鎖定。2019年4月18日,上訴人任紹亭二審【(2018)冀11刑終210号】無罪無過錯釋放後,金濤、孫繼光等人沒有在法定兩年期限内提起申訴,也間接證明了控訴人内心是知道毫無事實根據的申訴肯定難以成功。

就這樣,因為一個小股東的野心膨脹和背後公權力的幹預,任紹亭在被非法羁押895天後終于撥雲見日,洗清了自己的罪名,已申請并獲得38.17萬元的國家賠償。但令任紹亭沒有想到的是,盡管二審法院的刑事判決已經白紙黑字判決“對一審附帶民事判決撤銷”,但孫繼光還是違反《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第5項:應就衡水市中院刑事附帶民事終審對河北省高院提起再審申請的規定,以之前刑事誣陷的相同理由,對一審法院重複提起了民事起訴。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該虛假訴訟雖然明顯悖離了先刑事、後民事的審判原則,竟然還是獲得了地方兩級法院的支持。

據任紹亭向媒體反映:“孫繼光在任紹亭被非法羁押的第二年,即2017年11月13日,就迫不及待地勾結、串通中廣核河北公司時任董事會部分成員,違反中廣核河北公司公司章程和《合同法》,以孫繼光新注冊的衡水恒金偉業公司,用潛在投資人的名義,違法頂替完成了正在由本通源公司對中廣核河北公司以加油站(第三方評審2858萬元)實物出資。因被孫繼光誣陷尚未完成的1910萬元的協議投資,妄圖繼續通過法院的強制執行,對已達到四億元總投資的中廣核河北公司實現稀釋任紹亭49%股份,連同前期對本通源公司1500萬元投資和本期1910萬元非法投資的共同債轉股犯罪目的。雖然在任紹亭平反後的下半年倉惶撤資,但該款項連同2016年8月15日投資的1500萬元股本金(合計3410萬元)作為金某、孫繼光團夥犯罪動機、目的和犯罪工具的鐵證如山已暴露無遺。”

“作為金濤同案犯的招商局長馬某與周世強(本通源公司股東盧素琴的女婿)二人合謀欺騙任紹亭,以次日保證勸退金濤1500萬元投資,并在2016年10月17日簽署了《代持股協議》作為保證。當日完成了公司40%股份的工商變更登記後,在次日上午金濤攜孫繼光依約找任紹亭堅持要求進行49%股權變更時,馬宏、周世強二人就拒不見面、拒不按《股權代持協議》退還股份,且拒不配合将任紹亭尚有60%股份中49%股份轉給孫繼光(衡水市中院終審判決書中有相關法庭調查及判詞),金濤非常生氣地說要找馬宏問個明白後,金濤接下來如何與馬宏進行的對接結合,就是本冤假錯案重中之重的核心。”

“盡管後來職務從景縣人民檢察院提拔為衡水市檢察院檢委會委員的金某已被處以最輕的行政警告處分,但衡水市兩級法院卻還是推翻了本案刑事終審的撤銷一審刑事判決及附帶民事判決的決定,并枉法裁判【(2019)冀11民終2685号】允許孫繼光抽逃作為作案工具的1500萬元股本金,并對任紹亭的衡水本通源商貿有限公司的資産、賬戶、持有中廣核河北公司49%股份、個人銀行卡等全部非法保全凍結,且違法将任紹亭列為失信人。” 任紹亭氣憤難平地說道。

任紹亭指出,經信永中和等會計師審計,截至2020年止,本案就已經給完成總投資四億元、産業内排名亞洲第一的中廣核河北公司,造成僅表觀數字至少2.49億元直接經濟損失,截至目前應該至少已造成4億元巨額國資流失。該案自任紹亭無罪平反實名舉報後,至今已被央視網站、澎湃新聞、錢江新聞、好看視頻、封面新聞等近三十家新聞媒體采訪報道。目前任紹亭正在對本案涉嫌誣告陷害、虛假訴訟、枉法裁判等罪行的金檢察長等人繼續追責,而衡水市紀委也早就在2020年12月成立了專案組,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年半的時間,但不知為何,似乎沒有任何進展。

及時恢複企業家信用,依法保護企業自主經營權

針對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家的新情況、新變化、新問題,為了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創新發展戰略、促進經濟持續平穩健康發展,中共中央、國務院于2017年9月8日印發了《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四個月後的2018年1月2日,最高法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提出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依法平等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2021年11月,最高法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入開展虛假訴訟整治工作的意見》旨在進一步加強虛假訴訟整治工作,維護司法秩序、實現司法公正、樹立司法權威,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營造公平競争市場環境,促進社會誠信建設。

著有多本專著、對刑法頗有研究的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專家徐小帆,在得知任紹亭的經曆後曾撰寫了上萬字題為《關于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保護的法律制度體系的構建問題——以衡水民營企業家任紹亭無罪釋放冤假錯案為例》的文章。

徐小帆在文中提出:綜合運用各種強制執行措施,加快企業債權實現。強化對失信被執行人的信用懲戒力度,推動完善讓失信主體“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信用懲戒大格局。同時,營造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社會氛圍。對已履行生效裁判文書義務或者申請人濫用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要及時恢複企業家信用,要及時從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中删除。

徐小帆認為,嚴格依法采取财産保全、行為保全等強制措施,防止當事人惡意利用保全手段,侵害企業正常生産經營,慎用凍結、劃撥流動資金等手段。加強對虛假訴訟和惡意訴訟的審查力度,對惡意利用訴訟打擊競争企業,破壞企業家信譽的,要區分情況依法處理。

河北衡水企業家任紹亭介紹了其無罪釋放冤假錯案的基本案情,本案一審對任紹亭的判決有罪至少存在11項錯誤,任紹享的辯護得到了衡水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支持無罪獲釋。由此看來,關于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保護的現實障礙及其法律制度體系的構建問題,意義重大而深遠,任重而道遠。正如最高法解釋指出:推動形成依法保障企業家合法權益的良好社會氛圍。進一步通過公開開庭等生動直觀的形式,大力宣傳黨和國家依法平等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的方針政策。持續強化以案釋法工作,及時公布一批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典型案例和好做法、好經驗,推動形成企業家健康成長良好法治環境和社會氛圍。

此外,徐小帆還提到:不斷完善保障企業家合法權益的司法政策。進一步加快“智慧法院”建設,充分利用信息技術,深入調研涉企業家案件的審判執行疑難問題,及時總結審判經驗,健全裁判規則。加大制定司法解釋、發布指導性案例工作力度,統一司法尺度和裁判标準。在制定有關司法政策、司法解釋過程中要充分聽取企業家的意見、建議。依法保護企業家的人身自由和财産權利。嚴格執行刑事法律和司法解釋,堅決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幹預經濟糾紛。堅持罪刑法定原則,對企業家在生産、經營、融資活動中的創新創業行為,隻要不違反刑事法律的規定,不得以犯罪論處。嚴格非法經營罪、合同詐騙罪的構成要件,防止随意擴大适用。對在合同簽訂、履行過程中産生的民事争議,如無确實充分的證據證明符合犯罪構成的,不得作為刑事案件處理。(朱宸珲)


責任編輯:武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