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日報網

是拆除違章建築,還是為黑惡勢力強占村民宅基地張目?

來源:中國新聞網 發布時間:2022-05-25 分享按鈕

是拆除違章建築,還是為黑惡勢力強占村民宅基地張目?

——發生在河南省駐馬店市新蔡縣餘店鎮的荒唐事件

光天化日之下,一個鄉鎮政府及其派出所竟然組織200多人,假借拆除違章建築為名,強行拆除農村居民在自家宅基地上建造居住20多年的房屋,打傷村民一家多人,毀壞村民所有财産,并将村民一家7口人全部非法拘禁26小時,其中包括7個月的幼兒。這絕非危言聳聽!這就是發生在河南省駐馬店市新蔡縣餘店鎮的荒唐事件。

日前,記者接到新蔡縣餘店鎮餘店村付莊村民付建國的投訴信,詳細述說了他家的遭遇實情。

投訴信說,“黑惡勢力代表周鵬飛是新蔡縣餘店鎮聶寨村周樓村村民。他可謂神通廣大,當地政府官員、警察等都甘願拜在他膝下為其效勞。作為一個房地産開發商,周鵬飛不走正當途徑,卻非法強占村民土地而多次得逞。為非法強占村民土地,他有恃無恐,雇傭艾滋病患者、在校學生做打人兇手,有時糾集數十人甚至上百人,緻使發生強占村民土地案件多起。”

開發商周鵬飛系新蔡縣餘店鎮聶寨村委周樓村村民,為何在餘店村有宅基地、駕校。私自霸占耕地建駕校是否合法?鎮黨委書記吳振國、鎮長石慧傑應該心知肚明。

“2013年,周鵬飛在本人家宅基地西面,在未經任何批準手續的情況下,違法占用本村二組耕地約30畝,開發商品房謀利。當時,對不同意其占地的村民威脅、打罵,緻使二組村民多人受傷,打人者至今逍遙法外。”

“2014年10月的一天,黑惡勢力代表周鵬飛為打通其非法開發的商品房向東的通路,帶領雇傭的100多人(其中艾滋病患者30多人、在校學生100多人、職工20多人,有視頻為證),手持各種兇器,開着多輛挖掘機,非法強占本人家宅基地,砍伐宅基地上10米多高樹木22棵。本人家人知情後,跑去阻止,周鵬飛指揮雇傭的幾十個艾滋病患者,把到場阻止其砍伐的我的70多歲的母親和妻子孫小利打倒在地。家人撥打110報警後,派出所民警雖然到場,但卻玩忽職守,不但不制止非法砍伐樹木行為,反而不讓我家人上去阻止,支持、縱容周鵬飛雇傭的100多人繼續盜伐,并打傷我的家人。警察在場看着犯罪分子把我家的22棵樹木砍伐,并非法推平了我家土地上的祖墳,公然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

投訴信表示,“周鵬飛黑惡勢力所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非法砍伐林木罪”“盜搶公私财物罪”“故意破壞他人墳墓”“故意傷害罪”等多項犯罪,但新蔡縣餘店鎮派出所受110指派出警後,竟拒不履行保護公民人身權利、财産權利的職責,支持保護涉惡涉黑周鵬飛黑惡勢力的犯罪行為,派出所警察完全成為黑惡勢力的幫兇和保護傘!而餘店鎮鎮政府也完全成為周鵬飛黑惡勢力的後台老闆。”

“周鵬飛黑惡勢力盜伐村民樹木”“毆打村民”“強占宅基地”案件發生後,本控告人沒有向黑惡勢力屈服,堅決不同意他們占用自己的宅基地修路。周鵬飛黑惡勢力又利用其收買的政府官員關系,向本受害人施壓,而某些被其收買的鎮裡和村、組幹部出馬威脅我說,“你的房屋是違章建築,如果不同意讓人家(指周鵬飛黑惡勢力)占地,政府就要強制拆除!”本人始終認為,世上自有公道。一條街上有街坊鄰居100多家,都是在自家宅基地建房,況且已有一二十年,大家都沒拆除,憑什麼就要拆除我一家?我有老村長付子艾出具的證明:‘付建國在自家宅基地建房多年,此宅基地是1996年村民組分給每家每戶的,後來每家每戶都把房子建起來了。此宅基地屬于個人所有。’”

“然而沒想到,本受害人還是小看了周鵬飛黑惡勢力的能耐。周鵬飛黑惡勢力搶占本人宅基地不成,政府官員竟親自出馬替他們搶占,還美其名曰“拆除違章建築”。2021年7月16日下午兩點,鎮政府組織200多人,手裡拿着盾牌和鋼叉,在鎮黨委書記吳振國的指導下,在鎮長石慧傑的指揮下,在副書記屈建設的帶領下,開着三台挖掘機、拉土車,以及警車、119車、120救護車,突然闖入本受害人家。他們先用鋼叉把全家人全部推走羁押起來,限制人身自由,把提出質問本人妻子孫小利打暈、肋骨打斷兩根,用繩子捆綁起來,用挖掘機從二樓吊下來。我外甥看到這種情況保護孩子,也被他們拉到一邊狠打,昏死過去兩次。孫小利和外甥兩人被打得遍體鱗傷,慘不忍睹,我的兒子、兒媳(正在哺乳期)也被打傷。”

“餘店鎮派出所民警,違法全程參與,在場目睹打人的全過程,他們不僅不追究打人兇手的法律責任,還把被打傷的受害人及其全家人及親戚(包括兩個孫子、一個7個月、一個兩歲和親戚小孩)等8人,全部強行非法羁押到派出所,非法羁押26小時包括7個月的幼兒,并百般威脅。而受害人兒子被打傷後又以尋釁滋事罪被拘留羁押至今。”

“受害人第二天從派出所出來後看到,我家宅基地上的房屋全部變成了建築垃圾,家中兒子結婚的全套家具、全家人的衣服、被褥、家用電器等生活用品全部被埋在垃圾中。受害人痛哭,對天呐喊:共産黨領導下的餘店鎮怎麼竟如此黑暗?!”

2022年3月18日下午2時許,周鵬飛勾結鎮政府官員,把我家的房子推倒後,又強行占用宅基地,準備打地基修路。因地基裡埋的有我家的财物還沒有清理,我們當然不讓。周鵬飛夥同鎮政府組織一幫子打手把我兒子打傷。

餘店派出所所長楊冬冬利用職權,把我兒子(付偉鵬)關押在餘店派出所21天後,新蔡縣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又轉到平輿看守所關押,後又轉到新蔡看守所,至今沒有釋放。

受害人、投訴人的痛哭呐喊,不禁也令記者感同身受。而人們不禁發問:是拆除違章建築,還是為黑惡勢力強占村民宅基地張目?!駐馬店市新蔡縣餘店鎮如何妥善處置此事,還受害人一個公道,記者将跟蹤報道。

責任編輯:李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