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日報網

大石橋市民政鎂礦人為塌陷事故因何緣故6年未獲賠償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3-28 分享按鈕

“安全生産”成為今年已閉幕的全國兩會熱議話題。由殘疾職工組成的遼甯營口大石橋市民政鎂礦耐火材料有限公司(簡稱民政鎂礦)法人代表王敬禮,日前再次向中央多家媒體和有關部門遞交材料,反映該礦被鄰礦違法越界盜采造成煤礦塌陷6年,期間,盡管媒體多次報道在當地引起很大影響,但相關部門依舊選擇性無視相互扯皮推責,連應召開各方參加的事故處理聽證會都從未開過,隻有責任部門延續編造文件内容回應上級追問。

據悉,中共黨員王敬禮,一位連任五屆的市人大代表,時下已變賣房産發放殘疾工人生活費,淘空所有積蓄舉債度日,幾近傾家蕩産。更有甚者,2022年3月10日,該礦因塌陷癱瘓無法延續辦理安全生産許可證,近日上了“取消采礦權”名單,緻使一個殘疾人企業徹底陷入絕境。

遼甯營口市、大石橋市有關責任部門,面對七旬老人王敬禮奔走呼喊,選擇間歇性失憶或無視。民政鎂礦人為塌陷事故,新舊市府領導誰也不願“新官去管舊事”,隻等時間流動礦難燈熄煙滅,或者任上三兩年後交由下一任解決。如今王敬禮已被折磨得幾近崩潰,陷入迷惘……

塌陷事故後,時任省委書記李希作出重要批示,要求營口市委有責必追,認定塌陷事故責任。大石橋市委領導也曾發文督辦此事。追責6年,民政鎂礦停産6年。時至今日,竟再無人過問,所有上級複轉信函都被有關部門虛報内容、掩蓋真相糊弄過去。而肇事企業法人卻成為市府推薦學習的“企業明星”,官員股東得以頻頻升遷。事故發生後,王敬禮和殘疾職工等了一年又一年,期待該事故能依法得到公平、公正解決。然而,結果等來的卻是失望、無助、不解。

王敬禮強烈呼籲:中央和省市有關部門依據法規予以重新調查解決,對事故責任方予以查處,對被害方予以賠償;辦理生産許可證,恢複開采權;對涉嫌不作為、濫作為的職能部門予以行政追責,以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和穩定,維護政府的公信力,維護黨在民衆中的威望。

事故發生後媒體對該塌陷事故持續予以關注

天降橫禍,災難瞬間來臨

2016年7月23日,一聲巨響,民政鎂礦廠區地面突然塌陷了。現場狀況慘不忍睹:工人宿舍、車輛、變電所、維修車間、機械設備、生産車間以及庫房内價值數百萬元的生産物資等被深深埋進近百米塌陷坑裡,隻有電杆露出瓷瓶。所幸殘疾工人已經下班,值班工人不在生産車間,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事故發生後,遼甯省工程勘探設計院現場驗勘,“7.23民政鎂礦地面坍塌事故”塌陷區面積為4313.5平米,采空區面積為8850平方米,采空塌陷隐患區面積14540平方米。事故造成民政鎂礦礦區大面積塌陷、斷裂、損毀深度達150多米,民政鎂礦變成一片廢墟,導緻全面停工停産。

塌陷事故發生後,當地有關部門進行了調查。2016年9月14日,大石橋市國土資源局《關于大石橋市民政鎂礦耐材有限公司場區塌陷相關情況的報告》認定:“根據遼甯省第五地質大隊勘察報告及礦山儲量年度報告及調查情況看,地面塌陷區域與大石橋平二房永宏菱鎂礦業有限公司越界開采形成的采空區部分重合,可以初步認定造成地面塌陷的原因是大石橋市平二房永宏菱鎂礦業有限公司(法人韓全)部分越界開采形成采空區後,在其他外力幾方面共同作用下引發的”這裡所說的外力,事實上也是韓全菱鎂礦業、韓全耐火廠為擴大廠區面積,移山填溝,将幾千萬噸土石毛傾倒在采空區的地面上,重力之下加速采空區大面積塌陷。

2018年4月13日,大石橋市國土資源局《關于大石橋市民政鎂礦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塌陷等問題階段性調查情況的報告》認定:“依據遼甯工程勘察設計院出具的《大石橋市官屯鎮民政鎂礦耐火材料廠及周邊開采現狀圖》認定,大石橋市民政鎂礦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地面塌陷區域與整合前的大石橋市平二房永宏菱鎂礦業有限公司礦區有部分重合,與越界開采形成的巷道部分重合”根據上述政府報告及勘察文件,“7.23民政鎂礦地面塌陷事故”是永宏菱鎂礦、韓全菱鎂礦業、韓全耐火廠的法人韓某組織人員非法越界開采直接造成的。

“7.23民政鎂礦地面塌陷事故”現場照片

王敬禮:肇事方應被追究法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采礦、破壞性采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超越許可證規定的礦區範圍或者開采範圍采礦情節嚴重的”構成非法采礦罪,根據該《解釋》第三條規定“開采的礦産品價值或者造成礦産資源破壞的價值在十萬元至三十萬元以上的為情節嚴重,應追究刑事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礦産資源法》第四十條規定,“超越批準的礦區範圍采礦的,責令退回本礦區範圍内開采、賠償損失,沒收越界開采的礦産品和違法所得,可以并處罰款;拒不退回本礦區範圍内開采,造成礦産資源破壞的,吊銷采礦許可證,依照刑法有關規定對直接責任人員追究刑事責任。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礦山安全生産工作的緊急通知》強調:“對每一起生産安全事故,要按照‘四不放過’原則,盡快查明事故性質和原因,依法嚴肅追究有關人員的責任;要依法嚴厲打擊瞞報謊報事故行為,嚴肅查處事故背後的失職渎職行為”。

然而,莊嚴的《礦産法》在大石橋市已成一紙空文,并未被重視和有效執行。在處理事故過程中,職能部門偏坦肇事方,并合謀創制出虛假内容應付各方問詢。風頭過後,便束之高閣,再無下文。

王敬禮說,塌陷事故造成民政鎂礦損失上億元,韓某為臨礦永宏鎂礦、韓全菱鎂礦業、韓全耐火廠的法定代表人,已構成非法采礦罪,應被追究刑事責任。但韓某非未被追責,反而卻成為市府扶植的“明星企業”,10餘年間資産爆棚式增長已多達數十億元。韓某涉嫌參與的多起傷人案,也在“明星”的光環裡漸漸隐去。誰洗白了“問題”企業,不言自明。

對塌陷區至今未采取施救措施,責任部門卻一次次上報“問題都解決了”

據王敬禮反映,民政鎂礦發生塌陷事故以來,省委書記批示調查、市委書記批示督辦,都因為職能部門負責人的調動工作,而不去采取施救措施,采取拖延、推責、包庇等不負責任态度,無視殘疾工人一次次上訪。信訪局、國士資源局負責人就公開稱“愛上哪告上哪告,所有問題還要回到本地解決”。這樣就陷入死循環:塌陷6年民鎂礦不能恢複生産,又可找出合理原因緻使民政鎂礦從此不再生産。2022年3月I0日,假借礦山整頓之手,緻其絕境:“注銷采礦權”。從源頭切斷上訪理由。公衆要問:人為塌陷事故不去解決,怎麼延續辦理開采證?取消開采權,是為肇事者消除礦難痕迹,還是變本推責?

營口市委督查室2017年6月向大石橋市委市政府發出的《領導重要批示督辦通知》

盡管遼甯省市領導批示督辦過此事故,民政鎂礦殘疾職工無數次呼籲解決就業問題,王敬禮多次要求重起調查,繩之以法肇事方,卻因強大的阻力而停擱6年無人擔責,也沒有任何解決的迹象。而肇事者依舊逍遙法外,成倍增長礦業紅利。而涉及的官員股東卻屢屢升遷,不曾受到任何處分。

王敬禮說,2022年3月初,大石橋市信訪局給了王敬禮一份對2021年6月國家信訪局信函對此塌陷事故“調查半年後”的答複内容,依舊是與自然資源局合謀自編自演的“統一口徑”,意在繼續掩蓋“民政鎂礦塌陷真相”,為拒絕合理解決問題尋找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借口,讓事故在不去解決的路上走下去。

“人在做,天在看”。公衆要問:被越界盜采至民政鎂礦塌陷6年的問題解決了嗎?為什麼不去解決?為什麼撒謊說解決了?公衆等待一個負責的、實事求是的交待。

司法人士指出,在全面實施依法治國的當下,特别是舉國上下喜迎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的今天,此塌陷事故在省市領導關注、批示下,至今仍不去解決,令人深思。此事件應引起有關部門關注,依法依規盡速徹查公正解決,以維護企業合法權益,特别是維護殘疾職工企業的合法權益,營造風清氣正的社會環境,維護社會穩定,維護政府的公信力,促進當地社會經濟健康發展。(李輝)


責任編輯:武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