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日報網

PDF版下載      上一版     下一版
版權聲明
 《中國新聞日報》(電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PDF、圖表、标志、标識、商标、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内容分類标準以及為讀者提供的任何信息)僅供中國新聞日報網讀者閱讀、學習研究使用,未經本社及相關權利人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将《中國新聞日報》報(電子版)所登載、發布的内容用于商業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轉載、複制、發行、制作光盤、數據庫、觸摸展示等行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社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網上公示、向有關部門舉報、訴訟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一央企子公司福州投資緣何被騙?

中以公司近億元補償款去向成謎

中國新聞日報:2022-03-24-( )
0

福州是中國東南沿海重要都市,是近代中國最早開放的五個通商口岸之一,最早在秦漢時期名為“冶”,而後因為境内一座福山而更名“福州”。可能是因為天高皇帝遠的緣故,福州市的營商環境近年來經常被企業诟病,當地政府一些重要的職能部門亂作為、胡作為給企業造成巨大損失卻無處說理,極大地傷害了企業家創業的熱情。

近日,福州中以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以公司”)負責人向多家媒體反映,爆出公司被福州市有關部門不兌現承諾導緻早年屬于公司的80畝土地得而複失、本來說好撥付的近億元補償款也遲遲不能兌現。2016年中以公司與福州市政府、福州自規局、福州土發中心簽訂了倉山區龍江村79.81畝土地的使用協議,後因種種原因未能交付使用,補償款至今不見蹤影。 

拿地後未能辦理土地使用權證

據記者了解,中以公司系中國輕工業原材料總公司(下稱“中輕公司”)的下屬公司。中輕公司在計劃經濟時期長期擔任國家輕工業物資保障的重要角色,改革開放初期亦承擔着積極引進高新科技等建設國家的重要任務。中輕公司在福建的第一個投資項目就是福建第一座百米高樓廈門華聯商廈。出于戰略布局考慮,中輕公司經營分為五大片區,中輕公司重點戰略項目投資會在多地同時籌建預設落地公司,因此1996年在福建注冊成立了中以公司,作為拟定戰略項目投資的首選。

中以公司負責人透露,1997年,閩政[1997]地65号《福建省人民政府關于征用土地并供給合資企業福州中以實業有限公司廠房及配套設施用地的批複》,同意位于福州市倉山區龍江村79.81畝左右的土地由中以公司使用。1997年3月20日,中以公司與福州市國土資源局(即現在的福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下稱“福州自規局”)簽訂《福州市工業項目用地土地使用合同》,于1997年11月簽訂《補充合同》。

彼時,中以公司按照福州市國土局(現福州市自規局)等相關部門的要求繳納了相關稅費。後因合同用地上有其他權屬人,中以公司未能進行廠房建設及配套設施建設,未能開展經營,亦無法辦理土地使用權證。在79.81畝的土地中,有10.48畝的加油站占地已由中以公司向出讓人龍江加油站購買取得并入中以公司用地。但是另有三畝左右的龍江建材廠占地,因政府隐瞞或疏忽,未将第三方龍江建材廠的土地産權事實告知中以公司,導緻始終無法交付淨地。

“根據省政府及市政府的批文、批複,案涉地塊已經批準給中以公司使用,未能完成交付土地的原因是政府原因造成的,中以公司依然是該地塊土地權益的享有人。因中以公司成立後無法正常開展建設運營,中輕公司曾多次與省、市政府交涉均未得到解決,故隻能在其他地區啟動備用地塊。從批地至今,相關土地一直被不法人員侵占建設并用于盈利,相關部門始終沒有介入查處。”中以公司代表說道。

以水系治理為名解除原協議

2017年,根據福州市市、區關于水系治理的有關部署,倉山區三江口拆遷指揮部啟動“胪雷河項目”征遷工作,該項目設計中以公司上述土地。2017年10月10日中以公司通過上級單位中輕公司向福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市政府”)市長送達了《關于協商處理公司在福州市工業用地的函》,市政府于2018年10月份作出[2018]444号《關于研究推進五一新城安置房項目建設等問題的紀要》,認定中以公司取得的倉山區龍江村相關土地因為用地原規劃功能已調整,原合同不具備繼續履行的條件。

後根據2018年12月12日的GZ2018CJ01988号《福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廳文件辦理告知單》,明确由福州市自規局與中以公司簽訂解除協議,福州市土地發展中心(以下簡稱“福州土發中心”)直接将案涉土地納入收儲盤子,補償事宜由福州土發中心與中以公司結算,市财政局和福州自規局配合,涉及胪雷河整治部分先行交付給新區集團使用。

據中以公司這位負責人講述:補償問題自2016年至今相關部門一直相互推托拒不履職,嚴重侵害中以公司的合法權益。未取得土地使用權證完全系因地上存在第三方産權未能交付淨地,中以公司不存在任何過錯,但當地市政府、自規局等相關部門至今遲遲未予解決。中以公司自成立之日起一直誠信經營,目前尚未發現市政府、自規局等部門在行政訴訟過程中所述的欠款的問題。根據《土地使用合同》及補充協議,中以公司已足額繳納費用。

公司享有權益的部分土地被占用

根據《福州市工業項目用地土地使用補充合同》的約定,事實上原加油站部分也已經折抵了相關需要繳納的費用。至于支付給案外人的費用,根據中以公司與案外人龍江村委會之間的《土地協議》第四條約定“征地手續辦妥時應一次性付清土地價款”,實際上因未能最終辦理好土地使用權手續的緣故,中以公司依約定無需向案外人支付任何價款。

中以公司的這位負責人還向記者表示,79.81畝土地應繳納的土地款項計算應扣除1.91畝及加油站的10.48畝後計算,所以在手續辦妥後應付款項為7萬元/畝×(79.81-1.91-10.48)-20萬元(已經繳納青苗費)=451.94萬元(以上數據在檔案中可查)。

記者了解到,在莆田中院一審判決市政府應支付1.47億收儲金額後,福州市政府等相關部門在上訴過程中自證确認存在違法補償9362.54萬元(含7766.34萬元房屋征收補償費及1596.2萬元的征地補償費)。

中以公司與福州自規局于2019年2月19日簽訂《關于解除福州中以實業公司項目用地土地使用權合同的協議》。協議簽訂過程中,中以公司享有權益的土地已經部分被新區集團開發使用。但福州自規局及第三人福州土發中心互相推诿,一直未與中以公司結算,中以公司至今未取得相應土地補償款。

因此,中以公司于2019年3月份向莆田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福州市政府、福州自規局及福州土發中心履職及補償,案件先後經過四次審判最終駁回了中以公司對福州市政府的起訴,生效判決認定福州市自規局才是适格的履職及補償主體。故中以公司于2022年1月10日重新向福州市倉山區人民法院對福州市自規局提起行政訴訟,請求履行行政職責并支付3億多的補償款。目前,案件正在審理過程中。

質疑土地監管部門存在利益輸送

根據中以公司提供的線索,記者發現在莆田中院(2020)閩03行初43号案一審判決市政府應支付1.47億收儲金額後,市政府在(2021)閩行終14号上訴案件的上訴狀中自認“……案涉地塊的征收補償安置總費用約為9362.54萬元(含7766.34萬元房屋征收補償費及1596.2萬元的征地補償費……”的違法事實。

根據《土地使用合同》及補充協議,中以公司已足額繳納費用。記者并未發現市政府、自規局等部門在行政訴訟過程中所述的欠款問題。根據《福州市工業項目用地土地使用補充合同》的約定,事實上原加油站部分也已經折抵了相關需要繳納的費用。至于支付給案外人的費用,根據中以公司與案外人龍江村委會之間的《土地協議》第四條約定“征地手續辦妥時應一次性付清土地價款”,實際上因未能最終辦理好土地使用權手續的緣故,中以公司依約定無需向案外人支付任何價款。

到底是何種勢力可以長期侵占中以公司地塊違法建設并盈利?何種勢力能夠讓相關部門在明知是違法建築而依然補償9000多萬元?誰在背後遲遲不讓中以公司應得的利益落實?

中以公司認為,作為土地權益的法定監管部門,沒有确認過中以公司的土地權益,已經嚴重妨礙了司法公正。

主管副市長曾批示函件督辦處理

據中以公司代表說,不久前,市政府又一改之前的會議紀要及辦事清單,指示福州市自規局與中以公司對接落實用地補償事宜。2022年2月18日,福州市自規局向中以公司作出榕自然函﹝2022﹞228号《關于中以公司用地有關事宜的函》,根據市政府辦公廳辦理告知單(編号GZ2022CJ00151号)精神,提出按照返還中以公司支付款項原則予以補償。福州中以公司于2022年2月19日對福州自規局予以複函,闡明中以公司上級單位及外方均對訴訟過程中違法補償問題耿耿于懷,加之中以公司利益一直無法實現,希望能夠對違法補償事項予以及時書面回複。而且中以公司闡明市政府一改之前的會議紀要及辦事清單,在土地協議解除後又提出新的辦事清單違背信賴利益原則。

就補償問題,當時合資進行中以生态農業廠房建設及配套設施建設總共投資1500萬美金,按原計委的相關開辦費用标準,相關數據及證據即可以估算計算出實際成本。而獲批的土地上10.48畝加油站,參照周邊拍地的價格就高達3億元以上,所以中以公司表明協商沒有實質意義,隻是拖延時間。

鑒于中以公司遭遇滅頂之災、血本無歸的境況,中以公司曾向省高院及相關紀檢部門多次反映,主管的朱副市長也簽轉了中以公司提交的《關于督促履行行政職責的函》,而作為土地管理部門的福州市自規局給中以公司的回函卻表示對違法補償事實不知情。福州自規局已于2021年12月16日向對中以公司進行了書面複函(榕自然函﹝2021﹞2151号),稱就中以公司反映的訴争土地上9000多萬元違法補償的相關問題已經上報給市政府,轉請土發中心及倉山區政府核實。

中以公司負責人最後表示:“我們公司是一家與以色列合作設立的公司,以色列方占中以公司60%股份。公司擔心如果問題不能妥善處理,外方可能通過外交手段介入,屆時無疑将有損于國際形象。今後,公司還會在法律法規所許可範圍内更好地維護公司自身合法權益,同時也會始終堅決維護國家形象,信任政府。”

注:本文圖片由中以公司提供(本報記者    吳瑕    嚴樹傑)